德云社弟子众筹治病:有房有车,就没资格众筹?

社会 阅读 3288 2019-05-08

德云社相声演吴鹤臣(本名吴帅),因脑出血住院,家人在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发起百万筹款。

因为牵扯到德云社,此事受到很多关注,很快便有网友质疑:

脑出血,需要治100万?

德云社没上医保吗?

一个在德云社干了近10年的相声演员,没钱治病?

后来又有爆料,吴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而且在北京患大病也有医保可报销,舆论哗然。

久违的互联网“诈捐”,又被重新提及。

1

在京有房有车,众筹百万治病

4月8日,吴鹤臣突发脑出血,一度失去意识。经过医生全力救治后,吴鹤臣病情逐渐稳定,目前已经住院将近一个月。

前几天,吴鹤臣家人在水滴筹发起众筹,目标金额100万。许多人热心转发,但质疑也一个接着一个。

第一个质疑便是:为什么要众筹,还要100万?

随着事情发酵,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解释称:

1. 发起百众筹是因为不懂平台规则,输了一个上限额度;虽然有两套房,但是公租房,且分别在父母和爷爷名下,无法出售,如果出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家中有瘫痪老人,为了以后出行,车也不能卖。

2.吴鹤臣此前在德云社的月薪,平均只有6000块,家庭年收入仅7万元;吴鹤臣与我都是月光族,没有存钱意识。

3. 这其中还包括请护工,以及在天坛医院附近租房的费用。

但对于这些解释,网友似乎并不买账。

“在德云社干了10年,月薪6000,有人信吗?”

“此次手术费用7万左右。7万块钱,就让一个在北京有两套房的家庭陷入绝境了?”

“房子一套一套的,开的车排量比我都大,让我给你捐钱治病?”

“请护工,租房.....你怕是没看见到睡在医院走廊的人。”

“敢情众筹除了治病,还得给你们全家养老.....”

至于最关键的两套房子,有知乎用户指出,“早在2002年底,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就出台了新的《关于开展直管公有住房使用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这当中写明,公有住房使用权可以有偿转让。”

另外,根据德云社的声明,吴鹤臣具有北京医保,且公司内部也开展过募捐活动。

还有两个细节,更激化了矛盾。

首先,明明有房有车有工作,为何勾选了“建档立卡贫困户”?对此的解释是,发起人手滑误操作...

其次,吴鹤臣妻子购入了5488元起的华为P30 Pro,还是两部!

对于这个疑问,张泓艺在微博回答道,这两部手机是在老公出事前就预定了,所以只能买,不能退。

也许已经感觉到舆论压力,4号发的微博是这样显示的。

网友的质疑,总之一句话:吴家还没惨到需要上水滴筹的地步。

因此,也就难免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为了不降低生活质量,一个在北京有车有房过得不错的人,在向没车没房还在努力打拼的你筹钱。

归根结底,这次众筹能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和争议,其实与他是郭德纲弟子的关系不大,真正的原因在于,在大众看来,众筹应该是山穷水尽后,最不得已的选择,有房有车的人不该进入。

但是,水滴筹等平台,难道只有穷人能用?

2

有房有车,就没资格众筹?

在一篇《德云社弟子众筹治病要脸吗?》的文章中,水滴筹创始人沈鹏留言道,“水滴筹是为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提供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服务的免费互联网平台。”

当初沈鹏成立水滴筹业务的出发点,便是想大部分人能病有所医。为此他努力降低了门槛。

1. 不向筹款者收手续费,而当时所有的大病筹款平台都在收;

2. 当时绝大部分大病筹款平台都要求用户在捐款时绑定手机号,水滴筹降低门槛,微信登录即可捐款;

3. 以三线以外的城市为主要市场。在沈鹏看来,很多三四五线城市真正有需要的筹款人,可能都不知道能这么筹到治病钱。于是他们组建了一个几十人的线下团队,结合筹款者的场景做地推和风控,比如到农村刷墙、贴海报。

就这样,水滴筹从成立到逆袭成行业第一,仅用了23个月。

截至目前,水滴筹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60亿元,赠与人次超过5亿次。

但是,随着水滴筹的壮大,一些有房有车的中产者,也出现在了水滴筹的平台上,矛盾随之而来——有房有车的中产阶级,到底有没资格众筹治病?

从社会认知来说,中产阶级必然是没资格的。

毕竟,在大众看来,很多中产阶级再怎么惨,也还没到砸锅卖铁的地步。他们的众筹,更多是为了避免“因病致贫”。相比之下,有太多家庭真的已经倾家荡产,无疑更需要帮助。而且,这些人在网上的声量本就不大,中产阶级的众筹治病行为,更分散了捐款人对真正弱势群体的关注。

所以甚至有人认为,“有车有房有医保的人发起捐款,是道德欺诈,更是占用社会资源。”

但是从水滴筹的产品理念来说,众筹的对象,是需要被救急的人。

中产阶级,并没被排除在外。

水滴筹方面告诉刀哥,他们对南都的一篇评论员文章《网络个人求助如何面对陌生人社会的信任危机》颇为认可。文章指出,“人在困境是有不同情况的,不能要求每个求助者都砸锅卖铁之后才能求助。”“他有无资格受捐和别人愿不愿意捐款是两回事,谁也不能给他人定门槛和标准。”

轻松筹的创始人对平台上的中产阶级,也并不排斥。“因为这部分人群,公益组织是没法管的,公益组织管赤贫、贫困线以下的人,但实际上,对于中产阶层的救助效率是最高的。我们帮他渡过了这个难关,缓过这股劲后,他还能够自个儿赚钱。”

因此,中产阶级需要救急时,无疑是有资格众筹治病的。

人们认为,穷人比中产者更困难,所以中产者不该上水滴筹等平台。这样的想法,或许是把众筹等同成了公益,这就导致了众筹变成了比惨大赛。

要明白,众筹的作用,除了拉一把快跌到谷底的人们,避免因病致贫也是它的意义之一。再者,总不能一有什么事,就主张卖房吧?代价太大了。

另外,说他们“占用社会资源”,其实在大部分时候,这样的指责太过严重了。首先,正如沈鹏曾经说的,筹款主要还是熟人的互助行为;其次,即便众筹出了熟人圈,中产阶级的身份,也很难获得普通人的同情心。

简而言之,中产者当然可以众筹治病。只要是自愿捐款,是捐给穷人还是中产者,都不该有太大争议。

吴鹤臣的妻子也在微博强调,“没有逼捐骗捐”,一切自愿。

的确,为吴鹤臣捐款的人都是自愿的。但这些捐款人,如果事先得知吴家在京有房有车,还用着华为P30 Pro,又会有多少人会捐款呢?

自愿捐款的前提,应该是充分知情。

3

不是反感中产者众筹治病,

是担心“诈捐”透支善良!

一些关键信息,爱心人士在捐完款后才得知,往往便会认为筹款人是在“诈捐”。

就在去年,广西南宁的邓女士在水滴筹发起筹款,称女儿小黄由于病毒感染住进了ICU,却无钱治病,最后共筹得25万多元。

有了善款,小黄病原出院,皆大欢喜。但不久便有爆料,邓女士家境十分殷实,不仅有好几家店,有奥迪车,还有多处房产。

面对网友的揭底,大病初愈的小黄在网上公开和网友展开骂战,“你给了多少钱,我还你,不缺你这个××的钱。”随着事情闹大,邓女士在水滴筹表示,将变卖家产,在72小时内把善款退还。

无独有偶,当年刷屏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赚了无数眼泪后,筹得善款250多万。事后人们却得知,罗尔在深圳东莞均有房产,但他却称,深圳房子要给儿子,东莞房子一套是现在妻子的,另一套准备用于他和妻子养老。

罗一笑父亲,罗尔

这些刻意隐瞒关键信息、避重就轻的众筹行为,在大众看来,就是“诈捐”。

“诈捐”不止,其实反映了一个大问题,即平台的审核能力问题。

沈鹏认为,只有严格审核,公司才能走的更远,因此水滴筹没少在风控上下功夫,比如有用户沟通团队、材料审核团队、信息技术团队等。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医院沟通团队、医学团队、线下团队,这些团队相互配合,完善每个审核环节。

因此,水滴筹号称打造出了业内最严格的风控体系。

但在这次水滴筹发布的声明中却提到,“当前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沈鹏也承认,“水滴筹的筹款审核依然有改进空间”,并且“希望尽可能地得到可以助推个人资产审核的相关部门的支持。”

说实话,如果要进行最完善的审核,必然涉及到个人的征信、医院、医保、银行等多个机构,审核难度之高,可想而知。

正是由于这个先天缺陷,水滴筹等平台才被有心人钻了空子。

在刀哥看来,这是新品类必然会遇上的困境。不仅是大病众筹平台,各行各业在发展初期,都难免混乱。这是由于行业发展太快,超越了现有的制度规范,是生产力与生产制度的矛盾。

在等待制度跟上来之前,水滴筹等平台现在要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杜绝“诈捐”,不要让有心人透支用户的善良,否则平台与用户之间的信任,也将不复存在。

而实际上,面对“诈捐”,水滴筹又如何应对?

水滴筹相关人员表示:“只要是求助人存在虚假、伪造等行为的,平台都会立即冻结筹款、终止项目、启动核查、协助赠与人依法维护权利,直至向法院起诉,并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积极配合有权机关进行调查处理,而不仅限于法律认定的“诈骗”行为。”

防“诈捐”的工作,任重道远,但绝对是重中之重。水滴筹等平台,应该让用户更清楚地看到它们的决心:

绝不能让无助之人最后的退路,

成了有心人的免费提款机。

请登陆后评论:点此登陆
点击更换 点此登陆

五凤茶楼热门评论:

aOh! 暂时还没有数据~

五凤茶楼推荐的相关话题:

aOh! 暂时还没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