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鹤臣“诈捐百万”背后,德云社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阅读 1576 2019-05-19


“到底要困难到什么程度,才有资格去众筹?”

这几天,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因患脑出血,其妻众筹100万的“诈捐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引起全民关注。

吴鹤臣

后据其母回应,吴鹤臣在德云社每月的收入只有六千元,并不宽裕。

很多人很好奇,德云社大腕儿云集,场场爆满,按理说应该富得流油,但“鹤”字辈吴鹤臣的工资,为什么连北京市的平均薪水都达不到?

其实,德云社,可远不止是个说相声的地方,这地方的规则和财富分配制度,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德云社多有钱?

先来说说,德云社到底有没有钱?

相声当然是德云社的“看家本事”。

据统计,除了北京德云社外,还有黑龙江德云社、吉林德云社、南京德云社等大大小小几十个剧场,观众们都可以来嗑着瓜子儿听相声。从商业上说,这些都是郭德纲夫妇的“控股子公司”,可谓枝繁叶茂。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时,德云社的商演门票收入就在3000万以上。

德云社演出门票不便宜

但是,如果只是把德云社看成个只是个听相声的地儿,那你可就太小看郭德纲了。

看上去憨厚正派的老郭,老是称自己“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性不足”。

虽然场面上这么说,但私底下小动作可从来没有停过。

一开始,老郭的确只是个“说相声的”,不懂做生意,总是捣鼓一些“微商”级别的事儿。

比如卖自制的面膜,拉着弟子们自卖自夸,一张大圆脸上贴一张“漆黑”的面膜,观感有点儿一言难尽,这门儿生意想当然地黄了。

自制面膜

比如卖薰衣草制作的小熊,这小熊号称是从澳大利亚庄园里采集的薰衣草制作而成,小熊散发的气味可以帮助女性调理身体,增补气血,售价200多元一只,当然,没什么人买单,也就那么悄么声儿地歇业了。

卖薰衣草小熊

就这样,掉坑里的次数多了,郭德纲也渐渐摸出了一些门道——“只做德云社周边,用相声为生意引流。”

北京东五环五方桥东北角的“德云红事会馆”,就是一次很好的尝试。这是一个集婚礼会馆及餐饮为一体的高端休闲场所,名字除了取“红事”之意外,还有一段传统相声,名字就叫做《红事会》;

德云红事会馆

除此之外,老郭还是一名专业的京剧老生演员,自己也说相声也唱戏,又专门做了个班社叫“麒麟剧社”,老郭干儿子陶云圣是剧社的主力军;

相声评书不分家,德云社旗下还有一个“德云书馆”;老郭就曾对受伤时的张云雷说:“如果你再也站不起来了,我就教你说评书,让你照样儿能登台。”

德云社说相声唱戏的大褂和行头,也是自家的“德云华服”生产的,据说一件最便宜的大褂,都得五百多,另有一家分支公司“德云制衣坊”,定制价格更是不菲,两千元起价。每年的开箱封箱,就是德云华服的“走秀时间”;

德云华服

老郭还做红酒生意,取名“德云红酒”,这酒号称来自澳大利亚(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跟澳大利亚过不去),刚上线的时候还在京东上搞了个“德云红酒,郭德纲有”的众筹,现在,每年德云社都会专门做一场叫“德云红酒之夜”的演出,主题就是卖红酒。

德云红酒

曾有人预测,老郭在出道20年里收入增长一万倍,其个人和德云社加一块儿的估值在15亿左右。

所以,不用怀疑,德云社,真的很有钱。

“师徒制”下的利益分配

接下来说说,在富得流油的德云社,为什么吴鹤臣的工资比我们想象中要低得多?

由于德云社长期保持着传统相声社团的规章制度,所以其内部的利益分成显得尤为神秘。

郭德纲的徒弟们按“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排名分科,“云”字科包含岳云鹏、张云雷、烧饼(朱云峰)、陶阳(陶云圣)等等,“鹤”字科有孟鹤堂、张鹤伦、阎鹤祥等,“九”字科有周九良、杨九郎等。

这么些年来,德云社仿佛已经找到了捧角儿的独家窍门,每人都贴上了一块儿标签:张云雷帅,岳云鹏卖,烧云饼怪,张鹤伦坏,班主郭麒麟根正苗红、可爱谦逊,孟鹤堂电台低音、暖阳温润,总有一款对你的口味。

德云子弟

连郭德纲自己也说,我可以一个月捧出一个岳云鹏来,说相声的要想红,在我手里我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

路子走对了,年轻一代郭家班,把相声说成了演唱会,德云社的票价也越炒越高。拿“流量担当”张云雷来说,他的场次的一张演出票可以被炒到上万元。

流量担当张云雷

但艺人再牛逼,挣得钱再多,也不一定能进了艺人自己的腰包。

可以说,成立多年后,德云社仍旧是郭德纲一个人说了算的家族企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郭德纲不让德云社上市,可能是担心上市会让他失去对德云社的控制。

2016年,郭德纲和曹云金那场闹得鸡飞狗跳的师徒大战大家应该都还记得。

师徒撕逼成那样,说到底,还是因为钱没有谈拢。

当时曹云金很火,身价暴涨,郭德纲却还想弄相声班子那一套,徒弟们同薪同酬,赚得多的养活赚的少的,这样大家都有饭吃。但曹云金没啥初心,干相声就是想多赚钱,开大奔。看着自个儿薪酬奖金还和其他不成器的师兄弟一样,所以他心理不平衡。

这种情况下,老郭就只能“清理门户”,捅自己一刀,溅他一身血。

师徒撕逼大战

在德云社,徒弟们基本上都是合同工,拿固定工资给老郭打工。在合同上,十年期限、没有明确薪酬、100万元违约金等内容让一些成员不甚满意。就连在德云社威望很高的谦儿大爷也只是普通员工,在管理层中没有任何职位。

而据实力爆料,谦儿大爷有时也会通过跟“班主”借钱的方式索回自己的分红,收入太低时也会称病不演出。作为一个400多号演员的大集体,德云社目前还是实行的“一言堂封建家长制”。

那德云社的演出收入是怎么分的呢?

有媒体称,目前德云社演员分为五个级别,而每个演员的收入均与剧场收益挂钩,保底工资一场200元,攒底演员(最后一个出场的演员)300元,额外剧场收益的20%由每队队长再按等级贡献等给予分配,每人每场约200元至500元,按照平均一周8场演出计算,普通能够登台的德云社演员一个月的收入为万元左右。

所以,也不难理解没什么名气的吴鹤臣,真的只能拿这么多。

别老是天真地谈什么师徒情义,德云社就是一现代普通公司,挣工资吃口饭,上班打卡等下班。

相声的江湖规矩

相声这种传统曲艺,也有江湖情分,有这个先例。

当年侯宝林闯关东,在奉天万泉茶社说相声,和师弟李宝麒、赵霭如住在一起,他们悉心照顾生病的赵霭如,侯宝林演出空余时还去奉天北市场撂地,他不敢吃不敢花,给赵霭如看病,等到赵霭如病愈几个人又一同演出。

这个就是江湖救急,被救的人不用还钱,但再遇到他人有难,也要出手相救。

左为侯宝林 那时候大师是真大师

相声演员戴少甫生病卧床在家,其师父张寿臣曾带着水果点心看望,但也做不了更多。戴少甫病逝后,筹不够办理后事的钱。只有侯宝林在演出之后在舞台上跪地大哭恳求观众捐款,观众追忆戴少甫,又感动于侯宝林的情义,纷纷慷慨解囊,才凑齐了丧葬钱。

侯宝林此举堪称仁义,他一方面和戴少甫是同行,同时两人也是文明相声代表,可谓惺惺相惜。

从相声历史上看,同行之间或者师徒之间是有救助的责任和义务的,但是也仅限于能力所及。

所以,郭德纲能在德云社给吴鹤臣发起募捐,算是守了老祖宗的规矩,又赚了好师父的名声,这个精明的艺术家和商人,总是把什么都能办得妥妥帖帖。

德云社的社规,是教人正派宽厚。德云社的弟子们大多也是谦逊堂正,病中的吴鹤臣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的事儿掀起这样的大风大浪。

心疼这位兄台,相声的职业生涯,算是因为这次众筹,被自个儿老婆给毁完了。


相关链接:水滴CEO沈鹏回应德云社演员筹款风波:被个别自媒体误导,呼吁行业建立自律公约

相关链接:吴鹤臣事件持续发酵,水滴筹何去何从?

相关链接:德云社弟子众筹治病:有房有车,就没资格众筹?


点击更换
点此登陆

五凤茶楼热门评论:

aOh! 暂时还没有数据~

五凤茶楼推荐的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