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负债180万到身家200亿,喻渭蛟如何打造商业神话?

财经 阅读 3316 2019-06-19

近日,「女快递员因少个芒果遭到投诉,下跪求客户原谅」一事持续刷屏,也让圆通公司备受关注。就在事件发生的半个月前,圆通刚举办了公司成立 19 周年庆典。庆典现场,圆通董事长喻渭蛟给 5 名来自一线的优秀快递员颁发「圆通小蜜蜂」称号,并奖励每人市值约 10 万元的股票。喻渭蛟说:当大屏幕上介绍「圆通小蜜蜂」的事迹时,台下掌声阵阵,我把手都拍红了,他们是我们圆通最可爱的人。

相比顺丰、申通,圆通起步要晚七年。虽是后来者,但发展一点都不慢。在喻渭蛟看来,这与圆通的创新求变有非常大的关系。圆通曾是第一个推出双休日照常营业、第一个与淘宝合作、第一个借助 IBM 开发最先进的信息系统的快递企业。

总结成功之道,喻渭蛟说:人生没有回头路,千金难买先知道。最难没有开头难,开弓没有回头箭。

开头有多难?用喻渭蛟的话说:没有谁的成功是轻轻松松的,你去问问那些创业的人,谁没有几斤眼泪?

高中毕业后,喻渭蛟便离开老家浙江桐庐出来学木匠。凭借勤奋与热情,三年后,他从小工变成了小队长,开始尝试自己接单做装修,但最终因合作问题赔了个底朝天。

随后,喻渭蛟和张小娟结婚。有媒体报道,结婚后,张小娟去到申通快递做财务,而喻渭蛟在宁波又开办了一家装修公司。

1996 年,喻渭蛟接到了为一家宾馆做装修的大单,结果结账时对方拖欠了他 182 万元工程款。喻渭蛟因此不仅赔了好几年的积蓄,还欠下一屁股债。看老公搞成了这样,张小娟也很难受,于是劝喻渭蛟去干快递,当时他们老家浙江桐庐正兴起做这行。

被逼无奈的喻渭蛟为此焦虑了一年,最终决定听从妻子意见。据喻渭蛟自己描述,他花了大半年时间去研究中国最大的几家快递企业,并细致研读了多国的邮政法,最后得出快递行业在中国早晚有一天会火爆的结论。于是,喻渭蛟向亲友借了 5 万块钱,跑到上海创业。

2000 年 5 月 28 日,在上海长宁区的一个仓库里,喻渭蛟正式创办了「圆通速递」,整个公司只有 17 个员工和几辆旧自行车。那时候,国家邮政、外资快递、中外合资快递企业「三分天下」,民营快递企业是弱势群体,尚无合法地位。无论是路边小超市老板、小区保安还是大公司收发室工作人员,所有人都瞧不起圆通快递员。

创业起初,喻渭蛟和妻子张小娟既当老板又当伙计,每天咬牙坚持工作十六个小时以上。他们如此拼命,换来的却是惨淡的生意——一天才接几十个单。与此同时,走街串巷送快递的圆通快递员还要时刻提防执法检查,时不时要去缴罚款,喻渭蛟可谓是禁区求生存。最艰难的时候,圆通给员工买米的钱都要赊账,喻渭蛟全家过年时缩在屋里不敢出门。

但无论如何,喻渭蛟始终坚信自己的内心。他说:我知道这条路是对的,无论别人怎么想,我自己从未想过放弃。

为了打破被动的局面, 2002 年,喻渭蛟首先喊出了「 24 小时不间断,一周七天不休息」的口号,顿时轰动业界。一年内,圆通的业务量猛增。随后,包括中国邮政在内的所有快递公司都跟随模仿取消了双休。

与此同时,没有资本的喻渭蛟为了跑马圈地做大业务,选择加盟制迅速在全国铺开网络。在当时,这是最有效,也是最快的品牌扩张模式。

2005 年,淘宝每天的成交量只有几千件,最多也就上万件。那时候马云找到喻渭蛟,希望圆通能与淘宝全面合作,但前提是必须把价格降低三分之一。在几乎没有一家快递公司愿意降价与淘宝合作的时候,喻渭蛟不顾合伙人强烈反对一口答应了马云。喻渭蛟表示:我看到的不是现在的市场,我看到的是电商的未来。作为一个企业家,如果你没有远见,我相信你做不到更远更高更长。

不得不说,喻渭蛟当时的这个决定对于圆通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随后,中国网购需求进入爆发式增长期,搭上电商快车的圆通业务量一下子猛增。

然而切入电商链条后,圆通的一些矛盾也开始显露。 2006 年,一些加盟商为了抢地盘、抢客户资源,出现打架斗殴,甚至与总部「叫板」的情况。喻渭蛟发现再这么草莽地搞下去圆通的牌子会砸烂了,没法管了。于是他决定收编地方实力派,改制为正规的「中央军」,而模式变局的背后是利益的再分配。早年王卫强制整合顺丰所有的地方加盟商时,为了自身安全,曾一度雇佣大量保镖,且极少露面。

与王卫的强势收权不同,喻渭蛟采取「自营的枢纽转运中心」和「扁平的终端加盟网络」组合成的运营模式。之所以依然保留了加盟制,在接受《 21CBR 》采访时,喻渭蛟表明了缘由:这样可以继续激励各地方的积极性,以便发挥每一座城市快递网络平台的个性。若所有快递企业都直营,又是同质化竞争了,很多人在当中会吃大锅饭。其实许多利益分歧与直营制和加盟制无关,很多情况是加盟商缺少契约精神。有些人就是太贪婪了,不履行职责还跟我谈「和谐」。为确保总部的话语权与管理权,圆通必须统一思想,建章立制,做到奖罚分明,这样许多加盟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即使手段相对平和,但实行起来依旧不易。一些激进的加盟商出现「停工」抵制,桐庐老乡们更是找上门来打骂。为了安抚人心,喻渭蛟花了大价钱买断加盟网点,部分加盟站点业主也被安排为职业经理人,一些特别困难的家庭,圆通更是全权负责家里今后的一切开销。

与此同时,为了将圆通打造成一家现代化企业,在管理模式进行变革的同时,喻渭蛟也下狠心将公司里的一些亲戚,顺便「请回了老家」。彼时,喻渭蛟为圆通立下了「超越自我,创民族品牌」的目标。

2007 年,极少出国的喻渭蛟抱着玩儿的心态跟随政府代表团访美考察。参观联邦快递和 UPS 快递时,喻渭蛟傻眼了,望着飞机不停地起落来去,并且整个快递流程采用信息化管理,喻渭蛟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个「乡下土包子」,连有一条输送带都觉得很了不起。这次不经意的考察最终改变了喻渭蛟对快递的认识,同时也改变了圆通发展的战略和规划。

回国后,喻渭蛟立马推动两件事:第一,用信息化提高圆通的生产力;第二,要有自己的货运飞机。

喻渭蛟的决定往往大胆又超前,并且执行力极强,在圆通,鲜有停在纸上的政策。当然,其强硬的手腕也一度遭到某些高管的吐槽,将其形容为一意孤行的独裁者。有媒体曾报道:喻渭蛟有着一个创业者与生俱来的掌控力。在数百人参与的大会上,他会因为圆通企业代表主题演讲不够到位而忍不住上台抢过话筒。掌控全局的底气,来自他多年的传奇创业经历。

当喻渭蛟邀请 IBM 来做圆通信息平台建设时,许多高管都担心钱会白花了,光咨询费就好几千万。结果爱折腾的喻渭蛟硬是不顾所有人阻挠,拿出 8 亿让 IBM 为圆通建立信息技术平台,成为快递行业的「头号玩家」。平台建成后,「佛系」的喻渭蛟将之称为「金刚系统」,并评价,「比国际巨头,还有差距,但胜在接地气,够灵活。」

紧接着,倔强的喻渭蛟开始为圆通布局航空运输。这一次,高管们再次结队出来给喻渭蛟「洗脑」,劝他不要把公司搞垮了,结果喻渭蛟理直气壮地顶了回去,「圆通赚钱的目的达到了,总要做点什么能向前走的,没有自己的全货机怎么行?很多人在教我,冷链、航空应该怎么做,我想你懂航空还是我懂。圆通提速不提价,还就真当运白菜了。」

2014 年 9 月,杭州圆通货运航空正式获批成立,成为中国第三家专业的快递航空公司。同时在 2015 年,获得阿里及云锋注资后,喻渭蛟一口气买下 15 架波音飞机,创下民营快递史上最大规模飞机「团购」。圆通联合阿里组建全球包裹联盟,进军跨境物流,开通了多条国际物流航空专线。

喻渭蛟信誓旦旦地说,「马云要买全球卖全球,我要运全球。走出去最好的方法是强强联合,圆通力争于 2020 年进入行业全球五强。」

尽管正在大力建设航空公司,但喻渭蛟表示,「圆通不缺钱,缺的是资源、战略和人才。上市并不是为了圈钱,主要是为了提升圆通的品牌形象。」

为了筹备公司上市,喻渭蛟重塑了企业文化和形象。据说上海圆通新总部大楼就是出自他的构思,精确到会议室里的窗帘用什么布料和颜色,毕竟搞装修是他的老本行。

2016 年 10 月,圆通终于完成借壳上市,成为中国快递行业首家上市公司。据《 2019 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喻渭蛟夫妇身家为 205 亿。虽然圆通上市,但喻渭蛟却高兴不起来,他并不满意公司的现状,甚至评价自己的表现在及格边缘。喻渭蛟认为圆通全产业链没有完全运转开来,留给一家企业发展的时间不多了。

喻渭蛟的感受可谓相当准确。随着电商红利的逝去,同质化竞争导致快递企业纷纷通过降价来吸引用户,圆通和许多同行都面临增速放缓等不少挑战。上市之后,圆通更是接连出现业务量下滑、网点爆仓、高投诉率、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增长不匹配等众多问题,逐渐失去了当初的光芒。与此同时,作为最早「站队」圆通的阿里,一方面减持,一方面派驻总裁。如此看来,圆通想要突破瓶颈,目前最好的办法还得进行技术创新、模式创新。

「桐庐养育了我,井冈山塑造了我,大上海成就了我。」在圆通博物馆的墙上,喻渭蛟刻下「圆通之道路漫漫」,来提醒每一个员工。喻渭蛟感慨道,「马云、马化腾他们赚的是技术和信息的钱,我们靠体力劳动发展,赚的是辛苦钱。千万不要认为现在的快递还很好做,一两万块就可以初创的年代已一去不返。」

虽然明知创业艰辛,但喻渭蛟仍然激情四射地奋斗。「很多人觉得,喻渭蛟你不得了,有那么多钱,但我从来没想过要这么多钱干嘛。我对钱不敏感,钱也不是我的,是社会、国家的。我还是每天做事情、看业务数据。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我们就要坚定信念,把快递当作一生的事业来做,除了向前就是向前,没有什么好讲的。」

信奉「智慧与胆略成就事业」的喻渭蛟实际上既是一个理想家也是一个实干家。他曾对员工说过两句非常鼓舞人心的话——「我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圆通人就是要为梦想而战;我也是快递小哥,我与大家同行。」

请登陆后评论:点此登陆
点击更换 点此登陆

五凤茶楼热门评论:

aOh! 暂时还没有数据~

五凤茶楼推荐的相关话题:

农民就是缺乏知识'一切苦难皆因知识太少而引起。

契诃夫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五凤茶楼的热聊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