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差距如何了

财经 阅读 3383 2019-07-22

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超过90万亿元,比上年增加了近8万亿元,同比增长6.6%。按照年平均汇率折算,经济总量达到13.6万亿美元,不仅经济增速是世界五大经济体之首,总量也稳居世界第二位,大致是全球GDP的六分之一。

不过抛开人均谈总量多少有点耍流氓的意思。我们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经济GDP摊到人均上约为9630美元,仍然没有达到全球人均1.137万美元的水平,当然差得也不远了。只是看看主要对手美国,人均GDP约为6.25万美元,是全球人均水平的5.5倍,也是中国人均GDP的6.5倍,又让人有些泄气。

但就是这样一个增长成果,在内部视角中也有问题。中国人均收入虽然在翻倍增长,但中国的贫富差距正在拉大。直观来说就是饥饿人口不一定有减少,肥胖人口却在增长。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现代社会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的共存,体现着不同收入群体边际消费倾向的差异。在衡量居民收入差距时有一个常用的指标——基尼系数。

基尼系数的范围在0-1之间,0代表着绝对平等,也就是说越接近0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收入分配就越趋向平等;相对的,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基尼系数越接近1,就说明这个地方的收入分配越不平等。

依照国际惯例,把0.2以下视为收入绝对平均,0.2-0.3视为收入比较平均;0.3-0.4视为收入相对合理;0.4-0.5视为收入差距较大,当基尼系数达到0.5以上时,则表示收入悬殊。

政府数据在2000年公布基尼系数为0.412之后,长达十三年没有再更新。直到2012年12月,学术圈才有了一些动静,西南财大的统计报告估计中国大陆的基尼系数已达到了0.61。

不过在2013年,带有回应民间数据的意思,统计局一次性公布了十年来的数据。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从近十五年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基尼系数一直在0.4-0.5之间徘徊,最高的时候在破5的边缘跃跃欲试。中国不平等程度的最大增长发生在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至 21 世纪前 10 年中期,近年来已趋于稳定。

但实际上,我国的不平等程度曾低于最接近平等的北欧国家,而由一个先攀升再下降的过程,正逐渐向美国靠拢着。

美国管理学家威廉·大内提出过一个M型社会的概念,也就是说由中产阶级为主流转变为贫穷和富裕两个极端。中产阶级逐渐消失,小部分向上变得更富,大部分向下变得更穷,更少的人集中更多的财富。

这是由资本的逐利性和在平稳的技术环境中资本回报总会超过劳动回报决定的。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里,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原罪。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水平如何不论,这种社会模型的危害确实是巨大的。财富过于集中会打压年轻人工作的积极性,因为低薪拒绝工作和提升自己。而贫穷的家庭因为各种资源的不均等,很容易变成世袭贫穷,或者认为自己的后代生下来也会受这种苦,索性拒绝繁衍后代。低生育打击内需,又造成一种恶性循环,危害社会平稳运行。

而中国正在形成这种M型社会。

在国家统计年鉴中,把全国居民按照收入分成五等,分别为低收入户、中等偏下户、中等收入户、中等偏上户以及高收入户。从图中可以看出,底层50%人口的平均收入相当于全国平均收入的30%。

从2013年到2017年,低收入者与高收入者人均可支配收入差从43054.2元扩大到58975.6元。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折射到消费市场,一边是火爆的海外代购市场,全世界机场的免税店满坑满谷都是中国人;一边是拼多多的光速出道,靠性价比闯出一片天下,市值已达300亿美元。

令人好奇的是中产到哪里去了?

收入差距在城乡对比中也十分明显,随着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城乡之间的差异也是越来越明显。以2017年数据为例,城镇居民的低收入户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能达到1.4万,而高收入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有7.7万。对比农村相同分组的居民,低收入者仅为3千多,高收入者也不过3.1万。

很显然农产品附加值远不如制造业和服务业,并且政府对攸关民生的农产品上有强大的限价动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农民都会维持在比较低的收入水平中。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研究M型社会的大前研一曾说:你别再以为,只要咬牙忍一忍,好日子还会回来,你可能已经从中产阶级沦落到“下流社会”而不自知。

如今的年轻人知不知道,还真不好说。我们公众号的读者朋友们在读了《十亿新穷人》之后是深有同感,可你回头去某些网站上看看,那里刚下飞机的用户还个个月入十万呢!

请登陆后评论:点此登陆
点击更换 点此登陆

五凤茶楼热门评论:

aOh! 暂时还没有数据~

五凤茶楼推荐的相关话题: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

太宰治 ——《人间失格》

五凤茶楼的热聊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