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自己也似乎变了,我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人,而和所有的人一样,能看见每个事物的友善和敌对的性质,我不能喜欢这个讨厌那个,而是要为自己的无知而觉得可耻,我在自己轻率的青年时代里第一次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能过于简单地看待生活和人们。憎恨和热爱、尊敬和轻视是要永远结合在一起的,我不能把它分离和对立。
赫尔曼·黑塞 ——《生命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