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听到他的名字不会感到肉体的痛苦,看到他的笔迹也不会发抖,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他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冷漠和遗忘 中跳跃的浪花。

普鲁斯特 ——《追忆似水年华》

五凤茶楼的热聊话题
友链互换:
牛角股 乾坤软游辅助论坛 春花秋实 东莞市印刷龙头企业 代刷网